全站搜索
 
 
超震撼的“中国尊”钢结构工程,BIM应用全面解析!-3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12-20 16:41:35    文字:【】【】【
摘要:摘要:“中国尊”是目前北京院正在做的一个BIM项目,以BIM自身的技术,通过三维加上数字集成的做法,让所有单位在共同的标准下进行协同设计的工作。这是一个超大型的工程,而这个共同的三维平台正是BIM的最大优势。
三、 桩筏基础设计
      工程基础形式为桩筏基础。桩筏体系可理解为是地基土-桩-筏板相互作用的一个有机整体。本工程桩基础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耐久性100年;建筑桩基设计等级甲级,安全等级为一级;主要抗震性能目标为桩身强度满足中震弹性和大震不屈服要求。工程桩主要包括三种类型:位于核心筒和巨型柱下P1型(桩径1 200mm、桩长44.6m);塔楼下其他区域P2型(桩径1 000mm、桩长40.1m);塔楼与纯地下室间过渡桩P3型(桩径1 000mm、桩长26.1m,为边缘过渡桩),桩位布置见图10。

图10 桩位布置
      工程桩P1和P2以第层卵石、圆砾为桩端持力层,要求进入持力层的深度不小于2.5m。纯地下室部分采用天然地基。所有工程桩均采用桩侧桩端组合后注浆工艺。
      桩筏基础设计总体思路:考虑桩筏协同作用(图11),按变形控制条件合理选择桩端持力层,优化设计桩长、桩径和桩间距。桩基础结构设计计算应考虑上部结构、筏板基础和地基(桩与土)共同作用分析。经过反复比选,最终将超高层主塔楼与裙房之间的沉降后浇带予以取消,实现了桩筏基础设计的创新。桩与筏板基础联合变调平设计的构想与技术思路如图12所示。
      数值分析得出的基底反力在主楼区域约为150kPa;上部结构传递到基础底面的平均压力值约1200kPa;桩间土承担的荷载约为总荷载的12.5%。

图11 桩筏共同工作示意图
图12 桩与筏板联合变调平设计概化示意图
      全部工程基桩施工完成以后,通过单桩静载荷试验进行了工程桩承载力检验,其Q-s曲线如图13所示。检测结果表明桩基施工质量良好,100%为Ⅰ类桩,为实现设计构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图13 工程桩Q-s曲线
       四、 BIM在“中国尊”中的应用
      1、 轻易实现全范围协同设计
      “中国尊”是目前北京院正在做的一个BIM项目,最近刚向甲方提供了50%的初步设计(施工图)。在设计院内部,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设计师,和项目所涉及到的其他不同方公司一起,统一在BIM这个标准平台上进行操作。以BIM自身的技术,通过三维加上数字集成的做法,让所有单位在共同的标准下进行协同设计的工作。这是一个超大型的工程,而这个共同的三维平台我认为正是BIM的最大优势。其次,我们利用BIM将施工方也整合到这套标准体系之下,也就是说,BIM将贯穿整个项目,从设计到施工的全部过程。目前唯一可类比“中国尊”的项目就是上海中心,当时上海中心就是在设计和施工过程中都用到了BIM。这样的设计方式,需要设计师在利用BIM制作设计模型的时候,同时考虑到BIM转型的问题。从目前BIM的使用情况来看,在提高建筑创意的完成度、质量和效率的前提下,如果能顺利将设计的BIM模型尽可能完整地提前转接到下一阶段的工作中,将对时间成本和造价成本都有一个很直接的正面作用。


      2、 BIM核心技术贯穿设计和施工全流程
      从目前北京院对BIM应用的定位来看,前期的BIM设计是跟着设计来走的。我们一般会根据设计要求先规定出必要的原则,然后设计师根据这些原则,遵循合理的设计原则来搭建整个BIM模型,在设计的过程中,不断通过BIM模型找到设计中的问题,包括设计空间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并不是说设计做完了设计师就可以交接给下游,然后撒手不管了。我们的BIM是整合到整个设计过程当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设计师会给出很多不同的研究模型,这些模型并不是最终的模型,但可以帮助设计师甚至是施工方,在设计前期就可以考虑并规避很多后期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北京院利用BIM所构建的流程的最大特点,即BIM完全是为设计服务的。


       3、 瓶颈:施工过程中的设计转换
       实际上,在设计模型向总包传递的过程中,有很多技术以外的客观因素在制约着BIM在中国的发展。很多大型工程都会面临一个工程建设周期的问题,设计周期只是工程建设周期的一部分,这实际上是短于国际标准的。在国际上比较正常的周期是,设计院要先用一定的时间去做科研和测算,设计师有专门的设计时间,之后再由设计师直接指导施工。但在中国这个过程在时间上有很大的重叠,为了加快建设的周期,很多时候在设计没有完成的时候,施工就已经开始了。这种情况下如果使用BIM,要是项目没有足够大,那可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时,会比简单的手绘或二维设计多花费50%的时间,这时上下游之间BIM模型将很难实现传递。因为如果设计没有完成,那BIM模型就无法得到最精细的细化,那这些呈现在模型中的数据就是虚的,是下游无法使用的。
      另外还有一个大制约就是,中国跟国外关于建筑师的责任认定制度不一样,相比较来说,国外的建筑师会承担更多的权利和责任。另外设计师的方法和能力是否适应BIM的方式也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通过前几年的反复论证,勿容置疑BIM将帮助建筑设计领域或者工程建设领域有更大的发展,具体推广起来我认为并不存在技术上的瓶颈。因为在“中国尊”之前,上海中心在超高层建筑里做BIM已经相当领先了,只是施工方和设计方在交接传递的过程缺乏整合性的传递环节还存在瓶颈,我们希望这个瓶颈能在“中国尊”这个项目中给彻底打开。


      4、 BIM实行标准仍待细化
      比起技术,我们现在所做的BIM更多是紧贴设计。随着BIM的发展,关于BIM标准的讨论也正在提上日程。标准这种东西不是死的,它会随着软件的开发、社会的支持环境等等不断作出调整。北京院去年发布了一个内部标准,今年也对其做了一定的修正,就是想把一些和设计密切相关的外延的东西都纳入进来,比如标准化住宅,还有如何跟后面的施工无缝连接等问题都在标准中做了必要的规范,这和国家标准并无冲突。因为现阶段,国家标准更多是框架性的标准,还没有详细到企业可以参照执行的具体操作层次。这方面未来必然要做出更多的改善。
      从我个人来说,我希望更加详细的国家标准能够早一点出台,不能只是让涉及具体操作的设计师或企业,单靠自己的努力去达到一种合理化的程度。包括软件使用、存储和交付的标准,现在都是比较为难的事。如果BIM能够像施工图那样,有一个比较明确的交付标准,而不是像现在靠项目参与者自觉来约定一个项目标准,很多合作可能会更加顺畅。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北京纵横工程监理有限公司